加速促最高购进价格改善,  对于推广能源类成品价格从今未来的定价形式

2014年10月29日在国家发改委召开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加快法治机关建设”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李朴民表示:“我们在加快推进价格的改革,现在在委党组的领导下,有关司局正在积极努力,按照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将放开一批由中央政府特别是由发改委管理的一些商品服务和资源性产品价格。”  随后,当记者向其询问放开定价权的时间时,李朴民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我们正在讨论,应该快了。”对于首批放开的是哪类资源类产品的价格,李朴民未予表态,“是一批商品服务和资源性产品价格。”  在发改委对外公布的计划中,就有“进一步完善水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鼓励通过竞争方式确定水电价格,更大程度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  目前,煤电油气等资源类产品由大量国有企业占有,国有企业在这一环节中是否掌握着定价权也成为外界的担忧。  对于放开资源类产品价格之后的定价模式,李朴民对国有企业掌握定价权的可能性予以否认,他向记者表示,“总体是把价格归还市场,由市场定价。”而对于定价的方法和手段,是否采取价格平台,对外竞价等模式,李朴民称,“目前,这些都在讨论之中。”  记者获悉,自2014年下半年,发改委召集电力和电网企业召开多次电力体制改革会议,其中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放开电价,交由市场。  “7月的时候发改委召集了电网公司、发电企业和客户需求企业分别开会,讨论电力体制改革。”一位电网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其中内容之一就是,“电价要推动市场化改革,建立多买多卖的电力市场,通过大用户直购试点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  “发改委的意见是,电力体制的改革主要集中在下游,一部分是输配价格改革,一部分是引入更多的竞争机制。”该人士表示。  2014年年初,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表示,2013年国家能源局研究拟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及其配套文件,今年将进一步深化电力改革,推动尽快出台“意见”;积极支持在内蒙古、云南等地开展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积极推进电能直接交易和售电侧改革,推进输配电价改革,加快建立健全电力市场体制机制。  有关价格改革的一系列方案多数由发改委价格司进行掌控。而发改委价格司的职能之一就是对多种政府指导定价商品和公共服务的价格进行审核和监管,组织拟订重要价格收费政策,制定或调整由中央政府管理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及收费标准等。  据了解,国家发展改革委今年以来先后放开了26项商品和服务价格。

“电改”领衔 中国能源资源价格改革拉开序幕

2014年圣诞节当天,中国能源行业收到一份大礼:《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已获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待批复后择机发布,而新电改方案将从放开售电和竞争环节定价来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这意味着“啃硬骨头的改革”终于要在2015年正式拉开帷幕。

电改无疑是2015年价格改革思路的一个缩影,按照加大政府定价减、放、改力度,凡是能由市场决定价格的全部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的原则,大力推进价格简政放权,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

2014年10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李朴民指出,“加快推进价格改革,将放开一批由发改委管理的商品服务和资源性产品价格。” 2014年11月1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要抓紧制定价格改革方案,做到统筹配套,成熟一项、推出一项。2014年11月出台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明确,要推进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领域价格改革,有序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天然气井口价格及销售价格、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由市场形成,输配电价和油气管输价格由政府定价。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电改领衔2015年能源资源价格改革的同时,天然气价格改革将持续推进。按照计划,2015年非居民用存量气和增量气价格将实现并轨,非居民用气价格将逐步放开,居民生活用气也将建立阶梯价格制度。由于国务院多次提出要加快市场化改革,天然气价改的进程将加快,预计在2015年上半年就可完成。

与油气价改相关的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也已提上议事日程。2014年以来相关部委发布了油气体制改革的一些初步想法,随后国家能源局下发《炼油企业进口原油使用资质条件征求意见稿》,2015年有望正式出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